因愛而來隨美而去

2019-08-26    隨筆日志    【本頁移動版】
【原創】因愛而來  隨美而去/作者:展超

    美學、哲學、政治學,與人生觀、苦樂觀、價值觀,交集出一個完美、圣潔得象天使般善良生命,但在病態的社會環境中,她卻無奈地擔當了喚醒人類對美與愛的悲劇角色。“因愛而來 , 隨美而去”。大抵世界上再也沒有比這丈夫對妻子生命更準確的詮釋。

    嫂子呵,您駕鶴西去3周年了,正天兄的工作室里,今天仍然掛滿您的杰作;他穿著的,也仍然是您為他精心設計裁縫、凸顯獨立人格的棕色長袍。  嫂子呵,68位不幸的兒童,因您而改變了人生的厄運;正天兄也因您的給予,獲得“不能再貪婪”(李正天語)的人生滿足。 嫂子呵,那天夜晚您攜女兒還買了個大西瓜來我家,敘什么家常早已遺忘,但您的音容笑貌卻如在目前。嫂子呵,您身后遲到的國際時裝大獎,缺席的獲獎者沒有感言,有的是人們千言萬語說不盡的唏噓與嘆息。

    在紀念展室里,擺滿您生前酷愛的鮮花。它們在悼念您的樂曲中,依稀喃喃地敘述著一個凄美的故事。不!生命的價值不在于長短而在于厚薄,正如正天兄所言,您44歲的花季生命,并未因死神掠去而凋零,而是留給人們對生命嚴肅思考中發出永恒的光。在紀念展上,我多想朗讀兩年前驚聞噩耗時揮淚寫下的拙文《悼艾欣》───  

     

    生命何其美麗而寶貴,卻又何其脆弱而短暫!
    您是上天給正天兄坎坷人生的慷慨補償,死神怎可以如此兇殘地把您從他的懷里奪走?噩耗從不同渠道傳來,我不知多少次拿起電話又潸然放下,我不敢想象正天兄如何跨過人生暮年這個坎!正天兄凜然象古羅馬角斗場上的錚錚鐵漢,但鐵漢也有柔腸。嫂子呵,才兩年沒見面,您竟然駕鶴西去,如今已陰陽兩隔!故友相聚時,再也看不到您陪伴正天兄、為我們端茶倒水文靜優雅而熱情殷勤的倩影。您的才華橫溢,卻是如此的低調,淋漓盡致地演繹出中華民族女性傳統的溫柔、內斂的羞怯美。 
   您贈送給我的畫冊中,有許多神態各異的花卉,倘若她們有靈性,必定為妙筆的美麗主人而驕傲。您酷愛畫花,與其說是對善與美的執著追求與熱愛,不如說是您的自我陶醉與靈魂宣泄。
   任仲夷當媒的將軍女兒沒法包容正天兄脫俗的個性,您卻象叢飛夫人邢丹那樣,把世俗的猥褻目光踩在腳下,驕傲地委身于年齡比您父親還大、值得您深愛的人。當正天兄的世博會中國館頗具中華民族特色的成功設計得到國內外高度贊揚并獲獎,他只提出讓您母親自由的唯一心愿。比之眾多“二代”們,你們有更多出國定居、享受榮華富貴的機會,但你們從未有過這不屑的念頭。生當中國人,死做中國鬼,即便國家對不起你們。
   正天兄追求理想主義的絕對完美。嫂子呵,您被上天精雕細琢得里外都如此完美,仿佛讓人找不到半點瑕疵。妙齡夭折,莫非上天不忍心讓您象常人一樣老去,急不及待地把您定格在美麗的永恒上。“我的夫人并沒有離去,她一直在天堂看著我。”正天兄說得沒錯,我們遲早又會相聚,象兩年前那樣。不過嫂子呵,您該不會象人間那樣,面露溫柔的微笑,靜靜地聽著我們高談闊論。  
   

    但終于我沒有這個勇氣,雖然悼文就在我的手機里。因為我知道只要看到您的遺像,拿起稿子便會泣不成聲,說不下去。我不想再讓正天兄與我抱頭痛哭,他比我堅強得多,雖然后來為亡妻奏曲時無法按捺淚水。因為您留給人世間的,是美與愛,而不是怨與痛,更不是仇與恨,我不想改變紀念展彌漫著淡淡哀思的肅穆氛圍。因為我們熱切追求的社會公平正義,需要的不是眼淚,而是象文天祥、秋謹、譚嗣同、林昭那樣捨身取義的勇氣。

 



   “我從哪里來?我往何處去?”畫家艾欣象古代的哲人,生前也曾經如此詰問。“因愛而來  ,隨美而去”。廣義本體論創始人、當代哲學家、畫家李正天在愛妻逝世3周年為她舉辦的紀念展以此名命,大抵世界上再沒有比這丈夫對妻子生命更準確的詮釋。

    “患癌癥晚期,她是知道的,她瞞住了我和女兒,潛心地畫了那么多的畫,寫了那么多文字,救助了60多位患先天性心臟病的兒童,毅然從醫院回到我身邊,放棄了對自己的無效治療,安然而甜美地與我吻別……雖然她只活了44歲。每一個人不能選擇自己的生,但每一個人可以選擇自己死的方式和死的價值,可以從生的無奈走向死的自由,得到真正的解脫……使有限的生命發出永恒的光。”



    紀念展簡單、樸素、肅穆、庒重、卻不失藝術的浪漫,充分體現主人對人生價值深邃的理解與追求。紀念展上的畫作,除了正天兄夫妻彼此寫生及其學生為他們寫生,都是艾欣的作品。
相關文章
熱點文章
重庆时时全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