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的感知感恩

2019-10-11    隨筆日志    【本頁移動版】


夏的感知感恩

  作者:修東


說實話,真正感知夏,是在初伏之后的天氣。感覺,觸角,嗅覺,聽覺……都在無時無刻的告知:夏的熱烈,夏的溫情,夏的火熱,還有不同于其它季節的特色鳴叫,以及循環往復的萬物滋長。

一大早,太陽剛剛爬出地平線,只是一會兒功夫,蟬鳴,蟬鳴就鋪天蓋地了。清脆嗓亮的獨唱,咿咿呀呀的和聲,單調乏味的交響,不絕于耳,在你的身體左右纏繞,沒有一絲空閑。有時就覺得,忽而一不注意的轉身、一個不經意的動作或者是一次不在意的說笑,好像要把存留在衣上的蟬鳴聲抖摟下幾個音符似的。我這時走到煤場邊,幾棵建礦時就生長于此的大楊樹依舊挺拔,幾乎長到了煤倉三分之二的高度,而樹上的蟬鳴伴著嘩嘩落下的煤炭好久了,小巧的蟬兒還在瞪著眼珠,觀賞著黑黑的糧食,卻是自己不能食用的,于是平添了許多的遺憾。新建的洗煤廠周圍,今年才栽種了櫻花、百日紅等樹種,蟬兒覺得這地兒干凈、自然、新鮮,也就不自覺地搭了安樂窩在這里,工人師傅前腳一離開,它便扯開嗓子鳴叫,為這座新建筑、為這個新景點創出的輝煌伴奏。工人師傅愿意聽這鳴叫,沒有人與它們打招呼,更沒有人觸及它們的領地,這才有了蟬兒的自鳴得意,悠然自得,它,它們,鳴叫愈發熱烈起來。

 日時節,人們的嗅覺是靈敏的,剔透的。幾百米的井下源源不斷提升到地面的煤炭,還有些濕潤,但是其中夾雜的汗味、鐵腥味較濃郁,這可是新鮮的,鮮亮的煤塊啊。這時,走在田間小道上,撲面而來的是玉米的氣味,是久違了的玉米秸稈的鮮活味道,這使我想起小時候的做作,玉米秸年輕的時候,整個秸稈都是水漉漉的,由里到外,放學回家的路上,趕集的沿途,渴了,便是急匆匆地瞅個沒人看管的地兒,折上一根,攔腰斬斷,去皮刮葉,急不可耐地品味起來,一小段秸稈咬在嘴里,細細過濾,將個甜甜的湯湯水水浸咽而下,將個吸干水分的雜質順口脫出,那滋味至今叫人懷想。遇到雨量充沛的時節,大人們經常在夜間引導玉米地里的水外泄之后,回到家里,就是不厭其煩地對那時還是孩兒的我們說,真真切切聽到了玉米吱吱拔節的聲響。這聲音,豐富了夏日音符集結的大合唱,我也想親耳聽聽,但學務、公務繁忙,一直未能如愿。

 感知夏,最為重要的是它的汗津津,濕漉漉,有時的黏糊糊,還有不曾停歇的蚯蚓汗,以及濕的呱打打的衣物。這時最為辛苦的,倒不是井下的。夏日的井下,倒顯得有點陰涼、潮濕、自在,到處水珠掛滿煤壁巖壁,進到井下好似進了防空洞,涼爽爽的。看看在地面單位勞作的師傅們,卻沒有這般幸運,烈日的炙烤,溫度的拔高,濕氣的加大,即使不干活兒,即使脖梗上搭條毛巾也會濕的透透,辛苦程度可想而知。實際上,我們應該感恩夏的到來,它無形中提供了新陳代謝的機會,將一些沉疴雜病清理到位,健壯了我們的體魄。仔細體味,夏是溫情的,但是溫情過了火,就是無情的煎熬,難捱的時日。感知夏,對于礦工來說,自有其煩惱,煤價下跌,銷量降溫,工資受限,形勢急轉,倒是這個來得更為直接些。

夏,自有夏的精彩,滿眼著綠,樹木郁蔥,不像春日的萌芽,秋日的落魄,冬日的頹廢。夏,自有夏的自尊,它,著意裝點,前序收獲,養精蓄銳。它,在為秋做鋪墊,在為冬打前站,在為春尋求回歸的影子。夏,既然熱烈,是動植物所需要的,而作為人,即來此生,同樣是演繹人生,何不喜歡這夏,奔放起來,灑脫起來,對世上的一切都熱情起來。




相關文章
熱點文章
重庆时时全天计划